一个信神的人让一个不信神的人去信神,不信神的怎么拒绝?

“神”是什么,神是六道中最高的职称之一,就象说“大学生”,中专生,初中生,小学生一样;“神”是专指自己心中的最高信仰之一,可以说一个名词,神也可说是一个人业报的依止。

一个人一生身口意三业清净,就算是信到最高的神了;神也可以说是“十善”的圆满者,其实每个人就有自己的神,再没必要心外求法,去求神,神左右不了一个人,因为那个人本来就是神,一个人一生正直无私,普行十善,他一生吉祥如意,寿命到了完全可以善终的,每个人是命运的主宰者,他一生中的所得到的善恶之报,都是自己给自己造作的,不是神给你的。

一个信神的人,让一个不信神的人去信神,不信神的人怎么拒绝,如果你一生正能量的人,没必要拒绝,你拒绝等于拒绝了正能量,拒绝正义;如果你一生邪念百出造因,果报来了,最大最高的神也救不了你,信神不是你烧枝香,神就保佑你,保佑你的是你自己正能量之神。

如果你信神了,烧枝香神保佑你,不烧香神不保佑你,那你不是在信神,真正的神不是这样的。


能信只有一个原因,不信可以有一万个理由。

这个问题不用任何人教,很多人都照着自己的想法拒绝了。从前也有人跟我传信神,我就问他:你信的是哪个神?有没有具体的权威经典?你有没有隶属的组织?你归中国人管还是外国人管?每当我问这几个问题时,他们就闪烁其词知难而退了。原来都是些假冒的!

后来,我就想,如果我掌握了信神的人的经典,不就能分辨这些形形色色的信仰的真伪了吗。于是,我弄到了一本圣经,用寒窗苦读的精神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当我看完圣经以后,我开始为自己曾经的盲目拒绝脸红了。我才发现我对这个信仰根本就一点都不了解,我认为了解到的也不过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的误解。我是受了误导后在深深的误解中一直在排斥拒绝自己根本不了解的事物,这其实是一种非常武断愚昧的做法。

我从小就不吃鸭肉,因为我一直认为鸭子一定不好吃,所以每每看到鸭肉都唯恐避之不及。直到有一天,在西藏那里做客,主人非常盛情地用她最拿手的卤鸭来招待我时,我才不得已的破例了。但那一次破例让我异常惊讶,因为我真正的发现了鸭肉竟然很好吃。于是,我又讶异我竟然刚愎自用地抵制了鸭肉几十年!

面对一件事物首先不应该想到的如何拒绝,比较合理的方案是先了解,了解了再决定是否接受才是正确的态度。

信不信都是自愿的。谁都不能强迫谁。 人甚至能管住别人吃穿,却管不住别人内心中的想法。

不情不愿的信也不是真信,也是白信。

不明白道理的信也往往信假信错。

因为圣经中有号召信徒传福音,要让世人都听到福音。 所以一些信徒热衷让人信。

感觉厌烦的直接拒绝就可以了。人有说的自由,你也有避开不听的自由。

信不信本乎神,是神的孩子,神不丢弃,你只管把神的福音往外传,因为神的孩子从母腹中,神就拣选了,他是让一人得救,不让万人沉沦的主,所以你只管传,是神的孩子,神的话就会吸引他来到神的面前,不过传福音也要有恩赐,也要有智慧,要用神的爱去传,阿门!

前世己经把这些工作做好了,今生己不需要,这是上帝安排好了的。

多多少少对这方面有点了解,我信神从来不会劝人去信神求神,民间有句俗话(人神一理,缘份要紧),求到有善缘的帮不帮你最起码不害你,求到恶缘的半世难得太平,作人不违天理王法堂堂正正神鬼奈何不了你,作事伤天害理佛有三面一样惩罚你,

福只有自己积自己修,求是永远求不来的,但敬天地尊鬼神也是一种积福德,想想惹了人都是个坎,惹了看不见抓不住的更麻烦,,,,

神用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我有个闺蜜得了月子病加内风湿,花掉了很多钱,也遭了很多罪。我是信神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就把福音传给她,领她去教会听道。可过了一段时间她就不去了,我想她大概有她的理由,也不敢追问她。病一直没好甚至瘫痪了。我依然为她祈祷。希望她能好起来!

是的,信仰是自由的,不能强求。

然而有一个事实是,人的存在就是见证神的存在。因为人是按照神的样子造的。

在上海的时候,有一天我去超市,中途在街心绿地休息,忽然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坐到我旁边,动员我信教。我告诉她,我是共产党员,是无神论者,她说,宗教和你们共产党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劝人向善。我说,那很好啊,你照你的上帝的旨意去行善,我按我们党的宗旨去为大家做好事,跟信不信教没关系啊。她听了我的话,站起来就走了。

你可以同他说,你看金丝雀、鹦鹉,喜欢它的笼子,我不觉得进笼子好,思想干嘛要囚禁呢?不管你是否觉得有笼子,反正我的感觉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