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人是什么人种,为什么和现在的非洲人一点也不一样?

古埃及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中最古老的一个,然而古埃及人与如今的埃及人完全不同,而与非洲其他地方的人也不一样,随着时代变迁,古埃及人实际上已消失。

首先搞清楚古埃及的主要居民是哪些人:作为最古老人类文明之一的古埃及,其境内居民并不止有古埃及人,按照目前的古埃及壁画来看,当时的埃及居民主要分成四种,一是来自中东地区的闪米特人,二是来自南部的黑人,三是北非与欧洲的白人,最后就是古埃及文明的缔造者古埃及人。从各方面的特征来看,古埃及人并不属于其他三个族群的任何一个。

古埃及人的的肤色既不白也不黑,而是像东方人一般类似黄色却又偏向于棕色,而目前考古研究之下,古埃及人身形较高,黑头发低额头,眼珠黑而脸庞宽,体魄健壮肤色接近古铜色。无论外貌还是体型上,古埃及人都与黑人没任何相似之处,同时也与古代利比亚人等白人,还有亚细亚人等,都存在着显著差异,是个拥有明显单独特征的种群。

事实上,广义的棕色人种指的是亚洲大陆与太平洋、印度洋地区岛屿上的早期居民,他们最早因为在新时期时代被其他人种击败,在竞争中失利而被迫迁移到了孤岛等偏远地带。古埃及人虽然肤色偏棕,类似目前的棕人种,但却还是有不少不同之处。

目前非洲的主要居民,北非地区大多都是阿拉伯人、柏柏尔人等白人,而撒哈拉以南大多都是黑人,像是埃萨俄比亚是黑白混血,马达加斯加是黑黄混血。古埃及人的特征,倒是与埃萨俄比亚还有马达加斯加更像一些,与不少族群有相似之处,却又存在很大不同,无法准确归类。

大约在距今7400年前,埃及地区出现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文明,公元前3150年前后南北埃及一统,诞生了世界首个大一统的国度,并且绵延了长达三千年之久。

按照《出埃及记》等记载还有金字塔壁画等资料,古埃及虽然有很多不同的族群居民,但占据文明主导的还是古埃及人,像是利比亚人、努比亚人与黑人,在古埃及都属于被驯服者,地位与古埃及人完全不同。

虽然古埃及文明非常兴盛,但是最终却也走向了覆灭,公元前525年。波斯帝国对埃及发动征战,并最终将埃及收入囊中,此后,努比亚人、罗马帝国等先后侵染古埃及,托勒密王朝建立之后,绵延三千年的古埃及最终终止。由于成为了其他帝国与族群的战利品,古埃及人的地位自然也陡转之下。

在受外族的长久统治期间,古埃及文明受到了极大的改变,与此同时,古埃及人也因此不断与其他族裔混血融合,变得不再纯粹。阿拉伯帝国得到埃及之后,数百年里,埃及逐渐完成了伊斯兰化与阿拉伯化,原本自己的文明特征几乎完全消失。

虽然族群融合在世界范围内是个非常正常的现象,就像华夏,数千年岁月里也是吸收融合了大量的其他族群与文化,但自始至终华夏仍旧还保持着自身浓厚的文明特征,与完全被他族给同化而消失的古埃及完全不同。古埃及人与今天非洲地区的各个族群都不同,主要还是因为古埃及文明的消失,导致了古埃及人也在漫长岁月中融合到了其他族群之中。

按照考古学家的主流观点,最早的古埃及人是棕色人种,并不是非洲黑人。古埃及是四大文明古国中时间最悠久的国家,但文化断层非常严重。

埃及在历史上不断被其他外来民族统治,所以最早的古埃及棕色人种已经灭绝,或者被其他民族融合了。对于古代埃及人的相貌,现代只能通过出土的古代埃及人遗骸来复原。

埃及是一个地处北非的国家,但古代埃及人与现代非洲人长得不像的原因是,古代埃及人是棕色人种,他们是亚洲大陆和太平洋岛屿上的早期居民。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埃及的棕色人种被入侵的其他人种击败,逐渐消失。

据推测,古代埃及人身材高大,体格强壮,肩膀阔,头发为黑色,皮肤为古铜色。脸部的特征是额头低,密睫毛,直鼻子,宽脸型。他们是尼罗河两岸的农耕民族,常年从事农业种植。

早在距今9000年前,埃及境内就有了村落和聚居区。在距今约7400多年前,埃及地区就形成了城市。在公元前3150年左右,埃及完成统一,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大一统国家,而当时我国最早的朝代夏朝还远远没有出现。

不过,古埃及人与现代埃及人不同的原因是文化断层。埃及在长达几千年的时间里长期被外来民族征服,所以逐渐被外族同化,丧失了埃及的文化和民粹。

公元前525年,埃及首次被波斯帝国(古伊朗)攻占,埃及沦为波斯帝国的行省,不过埃及并没有完全波斯化。不过,波斯帝国对埃及文化的保护还是比较好的,波斯君主同时兼任埃及国王。

公元前332年,埃及被亚历山大帝国征服,沦为亚历山大帝国的一个行省。亚历山大帝国灭亡后,统治埃及的是托勒密,他建立了埃及-托勒密王朝,使得埃及深受希腊文化影响(亚历山大帝国是从希腊城邦马其顿发展而来的)。

公元前30年,罗马帝国征服埃及地区,托勒密王朝的末代君主埃及艳后自杀身亡。罗马人可不再像波斯帝国、亚历山大帝国、托勒密王朝那样保全埃及的文化,因此这被视为古埃及国家的真正灭亡。

此后,埃及又先后被东罗马帝国(罗马帝国分裂而来)、阿拉伯帝国等国家所征服,完全丧失了作为独立文明的资格。阿拉伯帝国信奉伊斯兰教,所以将整个埃及伊斯兰化。近代史上,埃及又被法国殖民统治,直到1922年才实现独立。在这长达数千年的历史中,埃及一直被外族统治,所以古埃及人种已经基本消亡。

今天的埃及共和国是1953年才建立的,与古代埃及国家并非一脉相传,这就是埃及的文明断层、人种断绝。

古埃及文明是世界上最早的人类文明之一,要比我们华夏文明早一千多年,在我们还处于三皇五帝的半传说时期的时候,古埃及人已经在开始修建金字塔了。

但是迄今为止,考古学家们对于古埃及人的种族之谜,依旧感到困惑不已,因为它们介于黑种人和白种人之间。

目前公认的世界四大古文明是:古埃及文明与古巴比伦文明(又称两河文明)、古印度文明、华夏文明。

虽然现在四大文明仅有中国的华夏文明得以延续,但古埃及文明以其神秘、传奇的色彩让今天的人们依然对其保持着浓厚的兴趣。

特别是他们的金字塔,早在华夏文明刚起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建造了。因为古埃及文明要比华夏文明早了一千多年,可惜古埃及文明现在已经完全消亡了,只剩下一些古建筑来证明他们曾经的辉煌。如今有很多考古学家都搞不明白古埃及人民是什么人种,被后世成为是七大难解之谜之一。

在20世纪中叶期间,西方学者认为埃及文明并不是非洲人所创造的,有些人认为缔造埃及文明的是白人,但是后来非洲中心主义倡导者则认为古埃及人是非洲黑人。

在1974年的时候,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在开罗举行了一次学术研讨会,演讲研讨的就是古埃及人的人种,于是就开始了激烈的辩论,当时的结果并没有进行否认,也没有进行确认,古埃及人到底是黑人还是白人呢?或者是黄种人呢?

如果把一个黑人放到北极,它也会变成一个白人,在埃及这一块连接亚非两洲的中转站上,很难判断他们原先的种族,到底是黑人还是白人还是黄种人?其实这样笼统的区分没有什么意义。

按照考古学类的一个非常流行的观点,那就是在现在地球上所有的人类都是起源于20万年前的东非,在6万年前人类同一祖先分好几批走出了非洲,逐渐成为了世界上某个角落的人居住群落,在1万年前人类开始迅速的反映人口就开始爆炸式的增长。

如今尼罗河也是在大约1万年前所形成的,由于周边都是一些沙漠而迁居在尼罗河谷和三角洲的人,是最早的埃及居民,也就是说他们是非洲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不过在这个时候离法老时期,或者说真正的埃及文明还是很遥远的。

有的学者认为在公元前3500年左右,西亚阿拉伯半岛上剩余的人口开始向北方迁移,经过了西奈半岛一区在那肥沃的尼罗河去与埃及土著混合,这样就产生了历史上的古埃及人。有人说是白种人有人说是黑种人,但最为准确的应该是棕色人种。

埃及古物学家、作家、学者和其他人,至少从70年代起就一直在争论古埃及人的种族问题,现在有些人认为他们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人。

有人认为,问题是木乃伊的DNA无法测序。但是,一组国际研究人员利用独特的方法,克服了实现这一目标的障碍。他们发现古埃及人与近东人民关系最为密切,尤其是来自黎凡特的人。这是东地中海,今天包括土耳其、伊拉克、以色列、约旦、叙利亚和黎巴嫩。使用的木乃伊来自新王国时期和埃及受罗马统治的后期。

这项发表在《自然通讯》杂志上的研究显示,现代埃及人与中非人共有8%的基因组,远远超过古代埃及人。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基因的涌入只发生在过去1500年内。这可以归因于跨撒哈拉奴隶贸易,也可以仅仅归因于这两个地区之间经常的远距离贸易。研究人员称,在这一时期,尼罗河上的流动性得到改善,增加了与内陆地区的贸易往来。

古埃及曾多次被征服,包括亚历山大大帝、希腊人、罗马人、阿拉伯人等等。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持续不断的入侵者浪潮是否导致了人群中的任何重大基因变化。德国专家说:“在我们研究的1300年时间里,虐待者埃尔梅莱克群体的遗传学没有发生任何重大变化,这表明该群体在基因上仍然相对不受外国征服和统治的影响。”

科学家们还收集了埃及历史和北非考古数据,为他们的发现提供了一些背景资料。他们想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了找到答案,他们将木乃伊的基因组与100名现代埃及人和125名埃塞俄比亚人的基因组进行了比较。克劳斯说:“1300年来,我们看到了完整的基因连续性。”

最古老的木乃伊是从公元前1388年的新王国,当时埃及正处于其权力和荣耀的顶峰。最小的是公元426年,当时这个国家由罗马统治。获取古埃及人基因组数据的能力是一项巨大的成就,开辟了新的研究途径。

根据他们的报告,“我们所有的基因数据都是从埃及中部的一个单一地点获得的,可能并不代表所有古埃及。”他们说,在埃及南部,人们的基因组成可能有所不同,更接近大陆内部。

许多人可能对非洲有误解,认为非洲人就都是黑人,其实非洲通过肤色来划分的话,是分为黑非洲和白非洲的,分界线就是非洲最大的沙漠撒哈拉沙漠。



而埃及也是属于白非洲的,所以埃及的人中不是黑人,而是白人属于欧罗巴人种的一支,于中东地区的人其实是属于同一种族,只不过因为他们最早的一批从中东那块土地上迁移到埃及来的。

古埃及人迁移到埃及以后,在大约五千多年前的时候创造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文明,但是不幸的是,到来公元前五世纪的时候,今天的伊朗也就是古代的波斯崛起,建立起一个横跨欧、亚、非的超级大帝国。

而埃及文明先是被波斯帝国践踏了,然后又被后来的亚历山大大帝给征服了,随后紧接着的就是罗马帝国。罗马帝国灭亡埃及又沦为了拜占庭帝国的统治,这样的局面一支延续到了近代。

可以说古埃及人建立的辉煌的文明,在几千年的时间里也消磨殆尽,文化,语言等等都消失在了历史中。

而且随着被各种大帝国的征服与占领,埃及人种也是不断的经历着各种民族的融合,因此现在的埃及人虽然是属于欧罗巴人种的一支,但是实际上埃及是混杂了各种各样发族群的人们在里面,而且也很难的去区分人种了。


说起来,由于古埃及文明处于亚、非、欧三块大陆的交汇处,因此,无论是白种人、黄种人还是黑种人,都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这点通过古埃及一位法老陵墓中的壁画就可以看出。而目前学术界普遍认为,古埃及人的体型特征应该是这样的:高身材、黑头发、低额头、密睫毛、宽脸型,体魄比较健壮,皮肤多呈古铜色。

而这样的体态特征,和古代的亚细亚人(黄种人)、古代的利比亚人(白种人)和努比亚人(黑种人)都不一样。

换言之,古埃及人可能是独立于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之外的人种,接近于现在世界上比较罕见的棕色人种。

不过古代的人种划分,不能用现在的标准简单概括。毕竟,人类的进化史和文明的发展史都是比较漫长的,而每个时期,都有每个时期的判断标准。古埃及文明时期可能存在着更加复杂化的人种,可能有黄种人、白种人和黑种人之外的人种,所以用现在的标准概括古埃及人属于什么人种并不合理。

至于古埃及人和现在非洲人不一样,这一点并不奇怪。因为现代人是不同民族、种族经过漫长的融合后形成的族群,这种融合,即便是现在也没有消失。而在漫长的民族、种族融合过程中,有些民族的特性消失了,同时出现了新的特性,体态特征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所以古人和今人自然是不一样的。

古埃及人和现在的非洲人也是同样的道理。

古埃及人不是黑人,只是法老的奴隶是黑人,不能按照现代人规划的大洲去想这个问题。埃及只是现代意义上的非洲的国家,但是在古代,埃及是地中海文明圈的一部分。跟埃及打交道的要么是赫梯人,要么是希腊那边的米诺斯或者迈锡尼文明的人。可以看看这种人种发展图,两者完全没有相似度

埃及在青铜器时代,可以说是东地中海举足轻重的国家

尼罗河上游的黄金,和下游的粮食,是埃及立足地中海文明圈的两大王牌。但是作为青铜器时代的国家,青铜所需要的铜锡两大资源埃及都没有。

当时东地中海最大的铜矿,在今天的塞浦路斯岛,而锡矿则是更加稀有,东地中海文明范围内很可能唯一的一个锡矿在安纳托利亚,也就是今天的土耳其范围内,在古时候在赫梯人的势力范围。

很可能也就是因为如此,埃及人跟赫梯人没少打仗。

特别是埃及第十八王朝和第十九王朝的早期,埃及跟赫梯连续发生大规模的战争,直到拉美西斯二世才最后签订了和约。

相比起埃及的文化的发达,赫梯人更像是一个军武立国的国度。

盯着赫梯境内资源的也不止是埃及,赫梯人历史上长期万国来操,四面受敌,向来都保持着大规模的军队。有强邻在彼,埃及就算有心扩展一下他的非洲业务,估计也不敢轻举妄动。

而事实上,拉美西斯二世在跟赫梯人签订了和约之后,又在尼罗河三角洲的东北方向又建了一座新城,被一些学者认为他还是忌惮赫梯人的武力。

古埃及人可能也多少有过哥伦布他们那样的想法,想开辟一些新的途径搞到铜锡原料。

可是如果要往尼罗河上游方向往南探索,这就跟刮刮乐一样,谁知道你能刮出什么东西。事实上,非洲也是有铜矿的,但是都在今天的刚果赞比亚那样的地方,要想到那儿,要先穿过今天苏丹北部的沙漠地带,这得需要何等规模的人力物力?

就算古埃及人千辛万苦的到了中非找到了铜矿,他们要怎么把这些资源运回埃及?上下埃及可以通过尼罗河的航运,中非的物资恐怕只能硬着头皮穿过沙漠了。这笔帐要是算起来,还不如好好搞军事,直接从赫梯人手里抢来的划算。

您这话说的……现代埃及人和“现在的非洲人”也同样“一点也不像”啊。

古代埃及人种基本上是闪米特人的一个亚种,属于典型的南地中海人种,是皮肤偏黑的白人,和今天分布在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的柏柏尔人有点像。下面有人说“成分包含黑人”,基本上是不正确的:公元前埃及各王朝不断越过尼罗河第四、第五瀑布南下,进攻今天位于苏丹境内的努比亚各部落,后者属于黑人种族,主要是尼格罗人中的丁卡族,但进入埃及定居的丁卡族人非俘虏即奴隶,严格说来,他们“不算人”,也几乎不可能和古埃及人通婚。

但古代埃及的历史一直是战乱不息的历史,由于埃及易攻难守,在公元前漫长的两千多年里便不断有地中海周边的外来民族侵入,融合,甚至反客为主,《旧约.出埃及》中的故事或许是虚构的,但犹太人曾大举进入并定居埃及,后又大量迁出,却是凿凿可考的信史,此后腓尼基人和波斯人也大量涌入。前330年最后一个埃及人建立的王朝被希腊人建立的马其顿所灭,此后希腊人大量进入埃及,古代埃及的最后一个王朝——因为克娄佩特拉而名噪天下的托勒密王朝,就是由希腊人建立的,“七大奇迹”中的亚历山大灯塔,也是反客为主定居埃及的希腊人所建造的——事实上“亚历山大”正是马其顿国王的名字。

托勒密王朝覆灭后,埃及进入罗马化时代,罗马分裂后则被纳入拜占庭版图,但7世纪后拜占庭衰落,阿拉伯人分几批涌入。所谓“阿拉伯人”其实也是个泛指的概念,总体上属于闪米特人的另一个较高大亚种,他们中较早进入埃及的,和当地人融合,成为贝都因各部落,后期进入的则成为哈里发治下的北非阿拉伯人,除了阿拉伯人外,还有原本住在小亚细亚的库尔德等民族涌入(萨拉丁就是库尔德人),总体上,7世纪以后埃及经历了YSL化和阿拉伯化,但仍保留了许多古代埃及的残留,如仍有许多贝都因部落定居,以及历史悠久的科普特基督教仍在流传,等等,但大趋势是“阿拉伯化”,即便后来奥斯曼取代哈里发成为埃及宗主国,以及更后来法国、英国相继入侵,都未能完全扭转这一局势,于是到了20世纪,不但阿拉伯人成为埃及主体民族,开罗一度还成为阿拉伯世界的文化中心。

今天的埃及主体民族和古埃及时代大相径庭,是外来民族、文化和宗教层累的结果,这点类似于英国,且古代埃及实际上也是一个“大拼盘”,而无论古代或现代埃及,其人种、文化都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大相径庭。顺便说,古埃及时代的“非洲”,指西奈半岛以西,尼罗河第四或第五瀑布以北的地区,并没有什么黑人;又顺便说,古老的丁卡人倒是作为一个民族,一直活跃到今天。